开展民族识别,确定民族成分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和政府为制定和实施民族政策,帮助各民族实现平等权利,组织力量对民族成分和民族族称进行识别,并开展了大规模的少数民族社会历史和语言大调查。民族识别工作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开始,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期结束,前后历时30余年。在依据民族特征和尊重民族意愿的原则下,我国正式确认了56个民族,其中汉族人口占绝大多数,其他55个民族人口相对较少,习惯上称为“少数民族”。国家通过宪法和法律的形式,赋予各民族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一切领域的平等权利,共同管理国家事务。

1951年下半年,林耀华(左三)、宋蜀华(左一)、王晓义(右一)等民族学家入藏开展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

1954年林耀华(中)、施联朱(左一)、黄淑娉(右二)等民族学家在云南文山进行民族识别调查。

20世纪50年代中期,陈永龄(后排左四)、王晓义(左六)等民族学家在四川开展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

1956年8月,少数民族语言调查队海南分队王均(后排左一)、欧阳觉亚(前排左一)等在广东通什(今海南五指山市)记录黎语情况。

1956年夏,少数民族语言调查队罗美珍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自治州凯里调查时,在清水江边与两年前结识的苗族干妈相会。

1956年9月,少数民族语言调查队海南分队苗语组毛宗武(左三)等记录苗语语音情况。

1957年潘光旦教授在四川酉阳县(现属重庆)考察土家族历史文化。

195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杨光海(右二)拍摄纪录片《佤族》时与云南佤族群众合影。

1960年,少数民族语言调查队汪玉明在黑龙江省赫哲族地区调查。
 
图表一:

中国民族识别工作进程

 

 

第一阶段

 

 

 

1949年至1954

 

除已经公认的蒙古族、回族、藏族、维吾尔族、苗族、瑶族、彝族、朝鲜族、满族、黎族、高山族外,经过识别和归并,又确认了壮族、布依族、侗族、白族、哈萨克族、哈尼族、傣族、傈僳族、佤族、东乡族、纳西族、拉祜族、水族、景颇族、柯尔克孜族、土族、塔吉克族、乌孜别克族、塔塔尔族、鄂温克族、保安族、羌族、撒拉族、俄罗斯族、锡伯族、裕固族和鄂伦春族,共计38个少数民族。

 

第二阶段

 

 

1954年至1964

 

确定了16个少数民族,即土家族、畲族、达斡尔族、仫佬族、布朗族、仡佬族、阿昌族、普米族、怒族、崩龙族(现改为德昂族)、京族、独龙族、赫哲族、门巴族、毛难族(现改为毛南族)和珞巴族。

第三阶段

1964年至1990

1979年确认基诺族为单一的少数民族外,这一阶段民族识别工作的重点是在一些地区对一批人的民族成分进行恢复、更改,对一些自称为少数民族的人们共同体进行辨别、归并。

支持单位: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    主办:民族文化宫
承办:民族文化宫博物馆   开放时间:周一至周五 9:00-16:30
展厅地点:民族文化宫主楼西二厅   专题策划:民族文化宫信息中心